app下载地址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时间:2016-07-19   作者: 新车评网 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盛夏七月,有什么比呆在太阳底下更热的地方吗?有的,就是坐在顶着烈日没有空调的车里。那还有什么比坐在顶着烈日没有空调的车里更热的吗?有的,那就是穿着厚重的赛车服坐在顶着烈日没有空调的车里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炎热,是这一场5小时耐力赛最严酷的挑战,不仅对车手,对团队还有对赛车,都是一道冒着烟的烫手的关卡。首先是赛车方面,炎热带来的是散热问题,机油温度和水温两项重要的指标都会受散热效能的影响。这一次我们的后勤团队高维斯给我们的赛车优化了散热气流的走向,令通过散热器和油冷器的空气量和流速都增加了,水温从接近100℃降低了5℃左右,油温控制在120℃以内,这确保了发动机在酷暑里还可以健康运转。同时更换了已经服役多场比赛的刹车碟,也是为了让刹车系统可以更好地抵御高温。车的改装成功了,人呢?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人,就是个血肉之躯。对于我们这些平时忙得不可开交,主要从事脑力劳动的汽车媒体从业人员来说,短时间内很难对体能和抗热能力有明显提升。唯一可以提升高温战斗力的,不在肉身,而在意志和信念。啊,对了,大家都发现了吧,我们在本场比赛统一了赛车服,熟悉的车手,红色的赛车服,这样一来和红色的致炫赛车更配了,当然这事和散热没啥关系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5小时耐力赛的排位赛,在35辆参赛车里我们的致炫赛车做出1:34.047的成绩排第19,在媒体组里排名第3。这有两个原因,第一,其他赛车很快(这一场比赛的杆位由TCR规格的2.0T西雅特Leon以1:24夺得,而我们的赛车的战斗力几乎没有做任何提升,稳定才是最重要的);第二,车里太热了,我们让亨利“差不多就行了”,不必在排位赛浪费太多体力。因为我们多年征战的经验告诉我们,排位赛成绩只能大约摸一下赛车的单圈速度处于哪个梯队,但正赛的成绩是一个整整五个小时,接近200个单圈的进程,排位的占比相当小。排位赛在耐力赛中的费效比是很低的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正赛还是由我来打头阵跑第一棒。哇,正午1点半跑比赛啊,绝对的脏活累活,谁叫我年轻力壮体脂高呢?先别说,比赛前躲伞底下乘凉才是正事。开赛之后的头十分钟,自我感觉还不错,前后车都有一点距离,能够跑出自己的节奏,圈速大概在1:36~1:37左右,这节奏我是很喜欢的。然而跑了大约十来圈,就被西雅特Leon TCR赛车套圈了,套圈了……再来到比赛进行30分钟之后,人的感觉就不太好了,由于炎热,体能消耗比平时更大,车厢温度超过50℃,穿上赛车服再加10℃。我这一棒的最后10分钟,基本上都是一个弯一个弯地倒数着熬过来的。最后三四圈,刹车点因为体力下降而抓得不准,进而弯心抓不住,然后整个驾驶节奏都不太对,只是觉得每次踩刹车都是把腿踩断了,然后在下一个弯又马上长出来另一条腿,当然是一条同样残废的腿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终于咬牙坚持了50分钟下来,听到“这一圈进站”,简直就好像“工资已转账请查收”一样,终于可以复活了。下车的时候明显感到体力已经达到极限,然后再帮助下一棒的车手胡启明系好安全带之后,就瘫坐在椅子上,和葛优的北京瘫,区别只有头发覆盖面积。意识清醒,能感觉到汗水在手臂上顺着淌下的痕痒,也能听到自己吃力的呼吸,额头上的动脉暴跳如雷,就是手脚不太听使唤。一直到10分钟后,我才有力气和别人说话。

不过这才是耐力赛的精神,就算是精疲力竭体力透支,还没到休息的时候,还没到可以停下来的时候,必须要咬紧牙关坚持,因为车手背负着的是整一个车队的努力和期望,放弃就等于背叛。下车之后确实很痛苦,但缓过劲来之后,我只是单纯觉得,这太爷们儿了。这是一种很男人、很肉搏的战斗方式。别以为耐力赛节奏慢,主要看稳定度。但 “稳定”二字背后,其实包含了意志力、责任心、斗志、体力、韧劲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下一棒车手胡启明跑得很好,甚至一度将我们的排名提升至全场第3(当然这就像一级方程式比赛的错峰进站),然后稳定在第8位左右,圈速大约1:35~1:36,跑出了很理想的节奏。虽说胡启明是卡丁车手出身,但在闷热的房车里比赛,也是非常大的挑战。

在比赛进行到1小时35分钟左右,赛会出现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安全车(安全车次数少证明车手们的行为都更理性了,不会盲目争抢)。我们趁机换上第三棒车手YYP,顺便更换轮胎以及加汽油。不料我们的加油机好像出现了异常,加油的速度堪比滴漏咖啡,足足用了3分钟才加好40L汽油。这事耽搁了不少宝贵的时间,YYP重新出发的时候,我们的名次又掉到了第15左右。YYP发车之后一路追赶,在圈速稳定的基础上,也抓住其他车队进站或者维修的机会,将排名逐步提升。但这也是以体力的巨大消耗为代价的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YYP的第三棒跑了大约50分钟,到比赛进行了一半的时候,又将赛车交到我手上。下车后的YYP,同样是体力透支厉害,清醒地“神游”了10分钟,才从近乎虚脱的状态里恢复过来。按照YYP的话,他当时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,但就是没有多余的做出反应的力气了。

而担任第四棒再次回归赛道的我,不知道是因为天气温度稍微凉快了一些(可能是从36℃降低到34℃吧),还是经过刚才的“热身”(真是热身啊),进入了状态,最初的20分钟好像打了鸡血一样,跑得异常兴奋。路况空旷,圈速能做到1:35,见到慢车总能逮准机会超车,那叫一个爽啊。虽然我这一棒跑满了55分钟,但最后的10分钟,明显也没有第一棒那么痛苦了,精神也没那么涣散。我们的局势基本上处于一个稳定期,位列媒体组第二、2.0组第三。

第五棒再由胡启明上阵。启明在一个位置为了超车,用了延迟刹车策略,但是由于体力以及状态不是最佳,降挡错误,丧失了必要的发动机制动力,导致刹车不及,冲出了赛道。不过救援车很快就把赛车拖出来了。引导车准备将我们的赛车带回发车区继续比赛。不过引导车以为我们的赛车有问题,停在了路边,启明误会了引导车让路给我们的赛车返回赛道就直接超车了。就因为超越引导车这一个动作,我们的赛车被罚停车5分钟。这个违规行为是否需要承担被罚时5分钟的处罚,我们没有时间去申诉了,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认认真真把剩下的比赛跑完。

到YYP接过最后一棒的时候,我们的位置坦白说有点微妙:要想跑快一点争取一个更靠前的名次吧,前面同组别的对手差距又太大了追不上;后方同组别的追兵呢,又离得比较远。再加上YYP第一次出场的体力消耗比较大,所以我们决定采取保守的策略,用慢一点的速度把剩下的比赛跑完,保证不失误完赛,保住媒体组别亚军的位置。结果自然是无惊无险地跑完了最后一棒,我们在媒体组里输给了一辆由斯巴鲁拉力车队官方改装的翼豹STi赛车,获得媒体组亚军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这个成绩对于我们来说,尚可接受,虽然也许还能够做得更好。但是至少我们的车队、赛车、团队、车手以及其他工作人员,都经受住了这一次的高温“烤”验。问了一下其他车队,很多赛车都是30~40分钟就换人的,我们50分钟换人的策略,其实相比之下已经很“刻苦”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赛车,是存在于几个维度的。赛车,赛的首先是车。赛车本身的性能是上限,车手的能力高低,在于能够有多接近赛车的性能极限,任何人都无法将赛车开到凌驾于极限之上;赛车,赛的是车手,不单单是操控赛车的技术、心态、体力、意志、品德,缺一不可;赛的是后勤团队,如何准备赛车,如何应对突发状况,如何让车手全身心投入,团队是每一个环节之间的铰链。所以即便赛事逐渐进入军备竞赛阶段,我们赛车无论在2.0排量组别还是在媒体组里都没有速度的优势,但我们仍坚信车手、团队的力量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后记:为了赚(pian)稿费写一篇类似采访稿的文章,仲维问我,阿卓你比赛有什么感觉捏?我仔细思考了1分钟,只好很平静地回答他,没什么特别啊。对的,这个没什么特别,其实意味深远。因为赛车已经成为我生活中、工作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就如同上班打卡、下班回家吃饭一样稀松平常。曾经觉得是高不可攀的赛车运动,一度满足了我显摆的虚荣心,但现在的我,更多地是将它当成磨炼驾驶技术和心志的团队培训项目。对啊,我不过是很完美地融入了这个有着赛车基因的车评团队里面去而已。

五小时耐力赛纪实:五小时 四十度 三伏天 第二名 一支车队

在我最开始参加那两场耐力赛的时候,我心中还是患得患失的,怕经验不足,怕失误,怕撞车,怕吊车尾。然而经历多场比赛之后,我的心态变得更加成熟。赛车,尤其是耐力赛,最大的对手是自己,不断找到自己的缺点,克服它,突破自己的瓶颈,超越自己,自然就能将车队带到更高的位置。与其与他人争高下,不如先让自己变优秀。赛车是这样,做人做事亦如是。

新车评网致炫赛车队
2016年7月19日

返回 收藏 分享

下载APP领新人专属福利

新车评-汽车资讯 车友论坛

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