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下载地址

新车评网赛车队征战实录(47)5小时耐力赛车手总结

时间:2013-10-14   作者: 新车评网 

更多好看内容尽在微信小程序

立即前往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搜索"新车评"

经历过5小时耐力赛后,大家都得到了不少经验,也遇到了不同的状况,来看看四位车手各自有些什么总结吧。顺序按照车手出发的先后排序:

余恒文

这次5小时耐力赛总算让我们见识到赛车的全部面貌,修车、失误、天气变化、刹车轮胎等性能衰退,最后的冲线镜头更是媲美电影情节。经历过这场艰辛比赛,我想所有在现场的人都更被赛车的魅力深深吸引了吧。

我就说说比赛过程吧,回想起来我在第一棒起跑之后确实有点操之过急,看着前面两辆车圈速只快一点,我就尽量做快圈速,避免被拉开。过于激进的开法导致8圈之后刹车踏板开始发软,虽然后面一圈我提早刹车,但刹车的冷却时间不够,结果在T1超过160km/h的速度刹车全无,直接冲进沙池。更惊险的是前方正好有一辆POLO慢车,我就斜着从它面前错过,要是时机稍有变化两车都要损伤严重。估计POLO的车手惊出一身冷汗,比赛结束前我要套圈,他早早地减速让开位置……返回维修区紧急处理后,我保守一点把圈速放慢3、4秒,接下来就一切顺利的把车交给阿庆。

接下来我出战最后一棒,之前澳迦已经用无线电通报刹车效力下降,我上车之后发现严重程度超出想象,一定要非常大力刹车才能减下速度。赛前检查车况的时候,我发现刹车片所剩不多,担心撑不完5个小时,果然最后一个小时就磨损殆尽。此刻轮胎抓地力虽然开始下降,但程度不算严重,我调整驾驶方式提高入弯速度,让轮胎承受更多的侧向力辅助减速,这样应该能减少一点刹车损耗。

这样撑到最后20分钟,刹车已经要用吃奶的力气去踩,防止再次丧失刹车冲出赛道,我把直道的刹车点从180米逐渐提早到200、220,最后甚至要在250米刹车。比赛开始阶段科鲁兹可以放心在150米内刹车,同场那些超级轻量化的赛车能到100米内再刹车,可想而知比赛末尾的刹车下降有多严重。坏消息一个接一个,几圈之后科鲁兹过弯的时候车身有轻微抖动。轮胎的抓地力也开始明显下降,我在车内认为是驾驶方式加速轮胎磨损,胎壁承受不住压力(事后证明是经验不足判断失误)。

保刹车还是保轮胎?我在最后10分钟一直挣扎着。而且无线电的麦克风在上车的时候被扯掉了,我只能听见耳机里队友们兴奋地半小时、20分钟、15分钟倒计时提醒,却无法汇报车况问题,心里突然涌上一股莫名的孤单。能否坚持把车开回去迎接队友的欢呼?我心里没底,只能一再提早刹车、降低入弯速度,期望科鲁兹能挺到最后。可是车身抖动程度有增无减,尤其是过120km/h的高速弯,真是很吓人。

最后一圈所有弯道我都是用比街车更慢的速度过弯,从听到耳机里传来比赛结束的欢呼时候,仿佛看见胜利就在眼前。伤痕累累的科鲁兹在拐进维修区的最后50米终于撑不住了,左前轮传来砰的一声,车身突然沉了下去。我眼角余光看见左前轮处火花四溅,难道是爆胎了?不能让科鲁兹趴窝在漆黑寂寞的赛道里,我决定咬牙开进维修区。此时本场比赛最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,科鲁兹带着火花挪动到验车区门口,刹停的瞬间车身一震,左前轮离开车身缓缓地向前滚去。准备迎接胜利的小伙伴们看到这种电影才有的场面,一个个都惊呆了。这幕一定要收入科鲁兹赛车年度集锦中去。

总之这次比赛过程是曲折的,结果是圆满的,下一场我们的科鲁兹将满血复活再次向冠军发起冲击。


曾昭庆

和同队的三名队友不同的是,我这回是第一次参加GIC的耐力赛,甚至是第一次参加如此正式的赛车比赛,所以我在场上是个彻头彻尾的菜鸟车手。更悲剧的是,由于这次赛前我们的科鲁兹赛车有很多故障需要排除,加上GIC场地安排的原因,我们试车的时间非常少,三名队友已经尽最大努力为我这个菜鸟安排练习时间(例如如果只有两节练习时间,我自己就能独享一节,他们三个合起来用一节),但直到正赛前,我累计的练习时间也没有正赛要开的1个小时那么长。所以我在比赛前一有空就在我们的游戏机上跑GIC,或者端着iPad看网上的GIC车内视频,以求尽快地熟悉整个GIC赛道。

对于我来说,这次比赛的另一大挑战是换人。由于我的身高体重与另外三位队友的差距实在太大,因此在赛前我们就一直在研究如何能够更快地换人,最后我们的方案是将座椅设成可前后自由调节的状态,并在座椅边用不同颜色的贴纸标出各位车手最合适的位置。我的前一棒阿文,需要在下车时将座椅推到最后以方便我上车,我在上车后,他还要再帮我调整好座椅、扣安全带(因为我戴的是全盔,视野很不好)。为了保证阿文和我这棒交接的顺利,我们俩在赛前穿着赛车服、戴着头盔进行了很多次换人演练,为了这个就热得满身大汗。

说完赛前准备,再说说正赛吧。这次我被安排跑第二棒,这可以说是最好跑的一棒了,因为不用起步、不用夜赛。当阿文已经开始第一小时的比赛时,作为菜鸟的我已经紧张地穿好了赛车服在P房内调整自己的状态。当我正觉得状态在慢慢地培育得越来越好时,阿文突然冲出了赛道,接下来便是我们忙着为拖回P房的科鲁兹赛车进行清理和维修。当科鲁兹赛车重新驶出赛道时,我猛然发现离我上场只有十几分钟了。过了一会,便是阿文进站、加油、我上车、驶出维修区……似乎比我预想中要手忙脚乱一些。

但是当我正式驶上赛道后,我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,那就是要保证“稳”。由于阿文说科鲁兹赛车的刹车有比较明显的衰退,再加上这次比赛的时间又长,我后面还有三棒,所以我必须确保科鲁兹赛车的状态。于是我用了较为保守的跑法,换挡转速一般在6000转,而大直道的刹车点一般都选在250-200米点左右。虽然我这样跑的圈速只比领先我们十圈的POLO赛车每圈快2-3秒(真正推到极限开我们可以比它快8-9秒左右),但我相信耐力赛比的就是稳定,只要我们保持稳定、不犯错,就仍然有追回的机会。当然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,在我们整个车队的协同努力下,我们逆转夺回了冠军。我作为菜鸟一枚在处子秀就拿到了冠军,心里真是不知多感谢我的三位队友,以及我们P房里的所有工作人员。

这次比赛我个人最“得意”的一点,就是我的体力。在比赛前,其实队友们最担心的就是我的体力。但我在赛前练习时就发现,这个似乎并不是什么问题。在正赛时,我开完一个小时更是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,就有点像花钱买票玩卡丁车,到了时间被人强制赶下车的怨念感。这可能与我以前上学时体育锻炼比较多,以及我本身的体质比较耐热有关。但是,我对自己的夜赛能力比较不自信,因为我平时夜里在马路上开车就发现自己的眼睛比较容易疲劳,这回澳迦第四棒跑夜赛时,我在P房里都替他觉得时间过得好慢。但作为一个车手,不断提升自己是必要的,未来我会加油去应对更多的挑战的。


曾智聪

这回五小时耐力赛,我跑的第3棒,时间约在5:30到6:30之间。看过我们的比赛报道的话,应该都知道这回比赛非常曲折刺激,尤其是我这一棒,是整场比赛中新车评网赛车队形势变化最大的一棒,有不少细节值得分享。

逆转

因为刚开场没多久冲出赛道,然后是拖车、修车,让我们落后了媒体组头车多达10圈(这场媒体组共有4辆参赛车)。但我们的圈速比头车要快,所以要追赶是有希望的。第二棒的阿庆已经成功地追近了差不多2圈。论到我上场,上赛道的第一圈,我就发现科鲁兹赛车此时的状态非常好,刹车、转向、轮胎都很协调,但因为前面因失去制动力而冲出赛道的余悸,我还是不敢将刹车点放得太迟,即便如此,还是轻松地保持1分42/43秒的圈速,这比我们此前几场比赛的圈速都快得多,成功地超越媒体组头车一次,又跟他们拉近1圈的距离。

我们的赛车状态良好,对手们却开始出现故障,突然我又看到媒体组头车慢慢开在我的前面——我就知道他们的赛车可能也出现故障。趁着这个机会,我们顺利地快速扳回圈数差距。

挡杆头脱落

网友@A.K 向我们“赞助”了一个全铝合金挡杆头。装上科鲁兹赛车后,发现无法挂上倒挡,只能将挡杆头下部切割1cm左右。再装上去,一看还是差一点才能挂上倒挡,折中方法是不完全拧紧挡杆头,才得以顺利操作倒挡。

计时赛当天,我们才第一次用上新挡杆头,发现换挡操作更快手,确实好用。但是挡杆头本身是未完全拧紧的,不停地快速操作换挡,挡杆头开始变松,轮到我的时候,跑了约10圈后,在出7号弯时突然掉落,好在这时离维修区入口还剩2个弯,我就用3挡坚持到进站,并同时通知队友。进站后,让队友帮我找找脱落的挡杆头,一看没发现,立马让他们取到原厂挡杆头装上(幸好前一天我还特意将原厂挡杆头放在工具箱里),继续出发,耽误了一分钟左右。

这件事发生在我们上升到媒体组第2位,还差头车2圈的时候,让我们稍松口气的是,这时对手仍在修车。

安全车

上一场的4小时耐力赛,曾因为台风暴雨侵袭而出动安全车。这回的5小时耐力赛天气很好,但随着比赛进入中段,赛道上的一些赛车开始出现故障,我时不时会看到慢车,甚至在大直道上有完全不能动弹的故障车,一旁经过的赛车速度都很快(因为在大直道上),真有点危险,这时候赛会决定出动安全车。

这是我的比赛经历中第一次遇到安全车,但此时想到的是另一件事情,通过对讲机向队友询问我是否应该进站。我们在赛前制定的换人计划,是每个人跑1个小时,每次换人同时加油(估算过油量消耗)。安全车的出现是新情况,因为它会将圈速压得很慢,按理是进站的好机会。我完全不知道已跑过多长时间(车上没有计时器或钟表),所以才向维修区队友询问,得到答复是我才跑了40分钟出头,此时进站并不划算,所以我就继续跟着安全车走。5圈后,安全车离场,我们也顺利地继续扩大领先优势。


伍澳迦

相对于其他队友,身兼项目主管、车队经理、维修技师、车手于一身的我要面对的事情要多得多,整个赛车队的运转,或是比赛中有任何的问题出现,我都得想办法去解决,甚至很多时候还要亲自去动手处理,压力自然也要大得多。

这一场比赛我们从准备开始就遇到不少的麻烦,真是搞得我们慌忙了好一阵。不过,庆幸得到很多贵人相助,我们的团队协作也越来越高效和默契,问题最终都得以顺利解决,让我们能够顺利出赛,在此谢过。

说回比赛吧,比赛初段我们的赛车冲出了赛道,刚听到消息我们都非常惊讶,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,但听到救援车已经把科鲁兹拉出赛道,正在返回维修站,我们以最快的时间准备好一切需要的设备,车一回来,我们立即开始紧急维修。由于当时修理时我还没穿上赛车服,在用气枪清洁沙石的时候手臂不小心碰到了极其高温的刹车盘,但当时为了尽快把车子弄好,就不管那么多了。后来我才发现,手臂被烫起了水泡,由于当时准备的药品不多,我只能应急地处理一下,然后用创可贴封住,以减低感染和疼痛感。

接下来的比赛一直都很顺利,不知不觉就轮到我上场了。我跑的是第四棒,这是最美也最痛苦的一棒,为什么这么说?先说美吧,第一,由于竞争对手的赛车出现了故障,已经退赛,我们已经重回小组第一的位置,而且抛离后面的对手有非常大的距离,只要保持稳定的节奏跑,就可以持续把优势扩大,这让我减轻了很多心理压力。因此一上场,我便以轻松地姿态驾驶,同时也对刹车的使用进行必要的保存,因此我把圈速控制在1分48秒左右即可。第二,我的这一棒会历经白天到黑夜的过程,因此头半个小时,我都可以欣赏到美丽的夕阳,感觉十分美妙。

至于痛苦,其实现在想起是后悔,由于后来自己觉得赛车状况还挺正常,就用比较催逼的方式开了几圈,圈速是快了,可后果就是刹车的损耗变大了,到了最后十分钟,我明显地感觉到刹车力度每一圈都在衰减,最后几乎需要用尽全身的力量去踩下刹车,才可以降到合适的入弯速度。另一个痛苦的地方就是视线,天完全变黑后,视野变差了许多,加之大部分车手都开了远光灯,由于是夜赛这样做无可厚非,但当后面有车追进或是超越慢车时,眼睛就要忍受刺眼的强光,时间长了非常疲劳。此外,闷热的车厢让我全身几乎都被汗水浸湿,好几次汗水渗进了手臂的伤口处,让我感觉非常疼痛,当时也只能咬牙忍住。

都说好的车手能充分利用好赛车的每一部分,这一点我们几位车手暂时都还做得不够好,特别对于这些长时间长距离的耐力赛,对刹车、轮胎、燃油这些快速消耗品的运用更需要以全局地考虑。我们的科鲁兹重新恢复之后,下一场6小时耐力赛将会是更大的挑战,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做得更好。

伍澳迦
2013年10月14日

0
发表评论...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