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下载地址

汉兰达边境行(13)河口:决战“长命坡”

时间:2013-12-25   作者: XCP冯晞帆 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搜索"新车评"

虽然蒙自的羊肉过桥米线让人怀念,但元阳梯田魅力也同样不甘示弱。因而我们计划走开河高速奔向元阳,中途当然少不了到作为中越交界的河口,以体验边境文化。

决战“长命坡”

从蒙自去往河口的开河高速上,我们遭遇一条长达38公里的“长命坡”。

38公里听起来挺恐怖,但实际上坡度并不陡峭。在广西山路下坡,我们常要使用变速箱的手动模式,人工拉至低挡位来缓解刹车系统负荷。但在云南这段高速下坡路上,不踩刹车让车辆在坡道上“自由行”,速度指针也不会怎么往上攀爬。由于不用怎么考虑刹车,这让我们的驾驶轻松了许多。我觉得汉兰达的6AT变速箱应记一功,能在下坡途中自动保持挡位不变,不胡乱升挡,从而起到发动机制动的效果。当然了,如果坡道角度太大,还是要通过刹车来控制车速。

高速路旁经常会看到这种自救坡,制动失灵的车可以通过冲坡来停下。

开河高速在坡度较陡的地方设置了减速带,出发点无疑是好的。但这里所用的,竟然是颠簸感极强的“停车场式”减速带,且减速带经常从坡顶不远处便开始,导致我们好几次都要急忙大脚踩刹车(通过坡顶后才会看到)。对于乘用车司机来说,或许只是恼火地大骂几句的事情。但对于已经历长下坡折腾的大货车制动而言,这很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
【同事澳迦本以为上到高速,就能在车内舒服地写稿,最终却被减速带颠到犯晕。】

我之前曾称赞过汉兰达走高速时,底盘舒适性有很好的表现。这其实很大程度源于大车重(因为尺寸级别高),偏软悬挂以及长轴距所制造的安稳感。若要论悬挂动作,汉兰达仍未能称之为强手,过减速带就是其中一个证据。汉兰达在开河高速以20km/h左右过高减速带时,传到车厢的震动会略为粗暴,尤其后轮通过减速带时,尾厢行李会被轻微的抛起,确实还称不上滤震高手。

误入歧途

 

进高速前,我们经过蒙自的城乡结合部。这里的交通状况异常混乱,路窄车多。各种随处穿插的两轮工具,形同在伤口上又撒了把盐。汉兰达车身虽然庞大,但此时仍能应对自如,因为高坐姿和大面积车窗带来了很好的观察视野。但我们显然得意太早,由于前面两台货车相撞,迫使我们要在窄巷中掉头。这时大车身的劣势变得无法遁形,汉兰达需要前后挪上三次才脱离困境。此时的汉兰达难堪得如同龙游浅海,周围的单车、三轮车见状,都蜂拥上前占道,如果不是有同事下车辅助,这时的我还真有种“呼天不应”的无奈。

最亲近越南的地方

 

 

 


【街边小贩兜售的越南盾】

我们之前在广西经过的东兴、凭祥和靖西,都有中越两国的边境关口,但皆给人强烈的“城墙感”。来到云南的河口关,中越间只用矮铁栏分隔。换言之,只要将手往前一伸,就等于出国一游。在这里街巷能买到很多越南货,或许由于附近越南人众多,以至当地中国人平时也是用越南语交流。在这里,除了街上的“云”字头车牌外,或许还真没其它办法证明自己仍身在中国。

元阳夜惊魂

 

 

从河口关出来,经历一段高速奔袭后,我们来到了梯田之乡-元阳。网上论坛都推荐我们在元阳的新街镇住宿,但为免顶着天黑赶路,我们决定直接在南沙镇落脚。可我们随后便越发的不安,因为这里无论是酒店的前台,还是餐馆的服务员,他们大多脸色僵硬,没有一丝笑容,眼神也不太友好。

紧张气氛还继续弥漫,回到酒店后,发现服务手册竟然夹了张当地公安局的公告,称酒店盗窃猖獗,旅客要注意好人身安全。同时还让旅客将贵重物品放到前台,不要置于房间当中。为此,我们在电话预订明晚在新街镇的旅店时,特意“套”了一下南沙镇的情况。原来这里属于元阳的新县城,以外来人口为主,治安会比较乱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决定唱个“空城计”,晚上长亮着灯光睡觉(或许因为漂泊在外,我们戒心都比较重的缘故吧,去过元阳南沙县的朋友可以交流下^_^)。


【只需身份证就可以从河口过关到越南,真有点心动,但旅途仍要继续,只好无奈作罢……】


【今日行程:蒙自-河口-元阳】

冯晞帆
2013年12月6日
汉兰达边境行@2560km

0
标签: 汉兰达
发表评论...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