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下载地址

大繁至简,你就说我是浮夸吧

时间:2020-02-12     作者:小白买车 

如今中国的文盲不多,但美盲很多。

吴冠中先生在说这句话时是指懂得艺术与鉴赏的人太少,而实际上远不用到艺术鉴赏,太多人连最基本的审美力都没有。

从穿衣搭配到家装风格,一切非功能性的设计都被归为是“小资”,实用至上的审美造就了一种魔幻现实主义,不得不承认我们正处于一种低美感社会。

随着丰衣足食长大的80、90后逐渐开始主导社会,更多人会愿意为设计与美的溢价买单,虽大多还停留在潮牌与网红店,但也可算作是萌芽了。

去过日本应该都能感受到,除了干净以外,走在街上小至一个井盖大至一栋建筑,线条、形面、配色都有其值得品的地方,真不是外国的月亮圆,你拿出身边的日本制造看看,是不是总有些细节值得把玩。


作为设计强国,其实made in Japan也曾经是山寨与廉价的代表,当时日本政府意识到审美缺失的严重性,重新定下工业标准(JIS),誓要将日本制造做好,从一个酱油瓶开始,把日本工业产品的设计做到眼前世界一流的水平。

汽车作为工业产品的集大成者,是工业美学的最高体现,作为行业从业者,我并不认为豪华车型就是更高级配置与用料,甚至技术都不能完全决定,而是设计与技术,两者缺一不可。

在如今内燃机遇到瓶颈,电动车还没找到突破口的情况下,汽车在机械层面同质化严重,真正拉开品牌之间距离的是设计理念,这也能最直观的反映出品牌内涵。


50万年薪的程序员也是先没有了生活,然后才没了头发,对美的欣赏的根源来自对生活的热爱,不一定是要基于物质基础。

因此我特地花了三位数整理了头发才去接这辆雷克萨斯LC500h。


并不是一定要讲究所谓的仪式感,也应该对生活有自己的追求,随身的一切可以不用贵但尽可能要选能取悦自己的款式。

如果连周遭的环境都不值得被欣赏,那生活可能也很难产生有趣的灵魂吧,缺了灵感与创意,就更加无法突破平庸的现状,就这样陷入一个恶性循环。


广东在外地人眼中就是什么都吃,什么都好吃,按这个标准我只能算半个广东人,不挑食但也不太懂品美食,相比锅里的珍馐美馔,我似乎对锅本身更感兴趣。


偏爱陶瓷与原木制的餐具,与金属玻璃相比有着相对朴素的外观与温润的触感,“粗茶淡饭”也能吃出多一分滋味。

侘寂本不是一个词,翻译过来被用得多了也就成了词,侘原意是简陋的事物,用在现在的日式美学中也有简约朴素的意思,这是种欣赏不完美的美学,没有过度的打磨与加工,讲究的是选材,还原事物本真的样子,感受材质自然的美感。



在家装与日用品的选择上,我会选择颜色简单且温暖,款式简约的,不作太刻意的摆放,在自然光配合下展现材质的质感。



至繁归于至简,至简何尝不是始于至繁。

在繁杂的日子里寻找简单生活的痕迹,越是简单的东西越要注重细节的雕刻,极简的设计往往有着极其精致的细节。

相对的,要做好一个复杂的设计也不是单纯的堆砌各种元素,而是乍一看眼花缭乱,细看则没有一条线条是多余的。


在聊车之前,LC本身就是一件工业艺术品,一种风格、品位的体现。

机械层面我对LC500h也有不小的期望,毕竟是搭载了顶级混动系统的跑车。


理论上LC和宝马Z4、保时捷911属于一类车型,后者我也都试过车,相比之下LC则完全是另外一种设定。


底盘扎实但隔震优秀,有路感而不生硬,没有宝马和保时捷那种彻底的性能取向。 配合电机安静的起步,LC500h一上手是舒适的,但不影响转向精准、姿态稳健,是一种细腻如水的驾驶质感。

若说德系轿跑的操控是锋芒毕露的快刀,那LC代表的则是一种具有东方韵味的柔剑。


LC的调性显然更合我口味,柔中带刚,日常代步轻松舒适,几乎没有跑车带来的负担,同时底盘动力有着过硬的机械素质,动作稍快一点一样能让你乐得合不拢嘴。


我中意雷克萨斯,既浮夸又低调,矛盾的词汇在雷克萨斯上和谐共存,极致复杂的设计却能透出自然雅致的气质,豪车不配大金链,LC反倒是与麻棉简装相宜得彰。

文章来源:集结号

声明:此文章所有文字、图片皆来源于该公众号或对应网站; 涉及到版权纠纷皆与新车评无关。
返回 收藏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