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下载地址

美东十二日游记(二):纽约的珍宝,两天两夜看不完

时间:2018-07-17      编辑: XCP陈函 


如果你是第一次到纽约,到时代广场或中央车站拍拍照,到中央公园跑跑步,到纽约最大的奥特莱斯Woodbury Outlet淘点打折的商品,到梅西百货买点化妆品或奢侈品,去帝国大厦看夜景,去看看归零地(Ground Zero、世贸大厦遗址),可能都会在你的行程单内。这次去纽约,由于只有两天的时间,所以我们只是顺路去了时代广场和中央车站打了个卡,放弃了去中央公园跑步的计划,把时间都留给最值得去的地方。

如果你在中央车站地下通道内看到有人像这样贴着柱子的墙壁说话,建议你也去试试。

这是中央车站地下的一个隐藏“景点”,只要你对着这个拱门任意一个角的柱子说话,即使环境吵杂,拱门中间人来人往,对角线上的另一个角都能非常清晰地听到,类似我们小时候玩的传声筒。两个人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背对着聊天,声音却如此亲近,能在这对爱的人表白,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。


不过,我觉得上面提到的这些地方都不是到纽约必须去的,因为它们和国内的大部分景点一样,当你离开那里时,留下的可能只有到此一游的回忆。到纽约必须去的地方,我认为排名第一的,必须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(THE MET),其次是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和现代艺术博物馆(MOMA)。

虽然美国仅有242年的历史,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却已经147岁了。1870年,一群怀抱理想的银行家、商人和艺术家本着“为了鼓励和发展艺术在生产和日常生活中的应用,为了推动艺术的通识教育,并为大众提供相应的指导”的目的,建立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。如今,经过百年来的不断发展壮大,它的藏品已经超过了300万件,与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、法国巴黎的卢浮宫、俄罗斯圣彼得堡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一起,被称为世界四大博物馆。

从86街地铁站出来,往第五大道方向走,你一定不会错过这栋庞大的建筑,它就在中央公园中部西侧,横跨了东80街到84街,地图上一眼就能看到它的所在。

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,大都会博物馆的成人“建议票价”都是25刀,但实际收费依照个人意愿,也就是想给多少给多少。但是,由于巨大的财政亏空,博物馆不得不从今年的3月1日开始改变门票政策,除了当地居民,其他人强制收费。好在成人票价依然是25刀,相对美国的消费水平来说,已经是很便宜了。

买了票之后,工作人员会给你一张贴纸,贴在身上显眼的部位就可以在博物馆内畅行无阻了。据说以前发的是小铁片,也是因为财政亏空,铁片换成了成本更低的贴纸。不过其实博物馆内查票的人很少,要逃票是很简单的,规则要凭个人自觉遵守。

第一次进入大都会博物馆的感觉,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或者像书本中描写的英法联军进了圆明园,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,来自世界各地、各个时期的珍贵藏品真是让我看花了眼,仿佛这才是我第一次“开眼看世界”。

一转身,米开朗琪罗的雕塑就在你身旁,这是怎样一种惊喜,我无法用文字来形容。我并非一个艺术爱好者,但这种沉浸式的观展体验很容易就会将你带入其中,忍不住想要去发现更多的展品。这里没有故宫那样的人山人海、人声鼎沸,你可以安安静静地看你喜欢的展品,思考或者放空。

这里不仅有绘画、雕塑、石刻、书法、建筑,甚至有兵器、盔甲、服饰。梵高、莫奈、塞尚、高更、毕加索等耳熟能详的大画家的绘画作品在这里都能看到,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、艺术风格不断地冲击着你的世界观和审美标准。


要说大都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,当属来自埃及的丹铎神庙。上个世纪60年代,埃及建设阿斯旺水坝,这座约有3500年历史的小神庙即将被淹没,埃及政府无力抢救,索性就将其送给了美国,要求只有一个,就是要让它位于世人常年可见的位置。为此,大都会博物馆特地修了一间大型玻璃房,有一整面的玻璃墙对着中央公园,让人们不用进入博物馆,每天24小时都能看到这座神庙。

这座神庙并不大,观众可以进入其中的一部分进行参观,近距离地看到庙里墙壁上的雕塑和当年探险者到此一游的签名。

神庙的前方有一个水池,它是官方指定的许愿池,在水池里可以见到来自各国各地的硬币。看来国内庙里设许愿池这一作法还是从欧美传过来的呢。

在博物馆的二楼亚洲馆内,有一座小型的苏州园林,它是1980年仿造苏州的网师园中殿春簃建造的,是馆内除埃及神庙外最大的展品。房间里放着明清时期的中式家具,还原度非常高。

大都会的亚洲馆里,来自中国的藏品占了一半以上。进入中国厅,长15.2米、高7.52米的《药师经变》壁画就正对着入口,它来自山西省洪洞县广胜下寺,是元代壁画的精品,当年广胜寺为了修缮寺庙,将其卖给了美国的文物贩子。

在《药师经变》的对面,还有来自龙门石窟的《帝后礼佛图》,它创作于北魏年间,是中国古代浮雕的重要作品,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被国人盗卖给了美国人。

上图的河北易县辽代三彩罗汉像陈丹青在《局部》第二季中用了一整集去讲它如何独特,可是它也是被盗卖给了外国商贩,辗转来到了美国。

虽然前面提到了英法联军进入圆明园,来形容自己进入大都会博物馆时受到的震撼,但大都会的中国文物,大都不是被掠夺而来,而是被国人以各种途径卖出的。

在异国他乡看到自己国家的珍贵文物,对比其他国家同时期的作品,更深刻地体会到我们的祖先曾经是那么地杰出和伟大,如陈丹青引用的他的老师木心的说法,“中国艺术,一上来就独步世界”。这种骄傲是在故宫看再多的我们自己的文物时体会不到的,然而这种骄傲又是带着伤感和自知之明的。

在中国厅时我总在想,如果当初这些文物不被售卖,它们现在还能保存得如此完好,让世人有机会瞻仰吗?什么时候,我们也能在我们的博物馆里,如此大规模地展出别人的文物?

在大都会博物馆待了大半天,走到脚底酸痛,直到闭馆,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往外走,将身上的贴纸贴到门边的白板上,结束了这一次的大都会之行。下次来纽约,肯定还得来。

下一页,我将谈谈艺术已经融入美国的生活这个话题。

返回 收藏 分享
标签: 游记 美国

下载APP领新人专属福利

新车评-汽车资讯 车友论坛

打开